• 逐梦前行,无问西东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 发布日期:2020-07-29 05:31   来源:未知   阅读:

逐梦前行,无问西东

??贵州盘江精煤股份公司山脚树矿朱世文一家的故事

今年50岁的朱世文,是贵州盘江精煤股份公司山脚树矿一名干部。他生在矿区,长在矿区,一家人的命运也与矿区的发展紧密相连,成为时代发展变迁的注脚。

10年全靠父亲每月38元工资养活全家

1966年,朱世文24岁的父亲,响应支援国家“三线建设”号召,从黑龙江省鸡西市滴道煤矿出发,坐了7天7夜“闷罐式”火车,辗转来到贵州。随后又坐了一天汽车,终于到达盘县山脚树矿,成为首批机电安装者之一。在贵州盘江煤电集团,有千千万万这样的前期建设者。

随后几年,朱世文的父亲又相继把家人接到盘江矿区。

朱世文的父母、外公和二舅都是矿区职工。外公和二舅相继去世后,二舅年幼的3个子女和没有工作的舅妈生活没了着落。从此,一大家人的生活,全靠朱世文父亲微薄的工资苦苦支撑。

和许多矿工家庭一样,朱世文的父母也有记账的习惯:“每一分钱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时真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裹着小脚的外婆虽不识字,却是理家能手,地瓜粥、地瓜汤、地瓜饭,一种蔬菜可以做出好几样饭菜。“家里有6个孩子要吃饭,也是难为外婆了!”朱世文感慨地说。

外婆再会持家,家里还是时不时地要借钱。朱世文父亲每月38元的工资,足足10年没有变化过,好不容易涨到40元后又维持了好几年:“父母那时最怕我们生病,一生病就要花钱。”

一直到改革开放后,父亲的工资才逐渐有了较大幅度提高,朱世文家的生活才渐渐宽裕起来。

在朱世文记忆里,小时候物资极度匮乏,矿区周围村民甚至没有用过肥皂:“我清楚地记得老乡们是用黄泥巴来洗衣服上的污垢。”

有一次,4岁多的朱世文跟妈妈去逛街,他被一套积木吸引了,一直哭喊着不走,希望妈妈买回家:“其实就是几块有颜色的木头,要卖几毛钱,相当于一家人一顿饭钱。妈妈怎么会舍得买呢?”朱世文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母亲无奈地看着自己哭闹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