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诺克医生》:常演常新的“医学新世界”

  • 发布日期:2022-07-19 22:32   来源:未知   阅读:

  位于东单北大街82号的北京大华城市表演艺术中心,这个空间的前身在我记忆中,曾经是大华电影院。因此,当疫情向好,我和刚刚大学毕业的孩子戴着口罩,一起坐在这个由电影院改造而成的剧场,等待话剧《科诺克医生》首演开场的时候,头脑里走马灯一般回旋的,竟是改革开放初期我作为一名小学生,在这个空间所看影片的一些难忘台词:“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喷油”(电影《创业》台词);“马尾巴的功能”(电影《决裂》台词);“谁活着,谁就看得见”(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台词)……而当话剧临近终场,科诺克医生在晚祷钟声里得意洋洋地独白时,我恍惚感到,时间裹挟着时代洪流,在自己内心酿成了一杯鸡尾酒。

  由易立明导演的《科诺克医生》,是由法国作家儒勒·罗曼编剧,剧本完成于1923年,这出可能发生于法国,也可能发生于任何人类社会的讽刺喜剧,百年来在全球演绎过一千四百余场,可谓常演常新。

  剧情是这样的:科诺克医生来到小镇,接手帕尔帕莱德医生的诊所,被后者告知:此地几乎没有病人!两位医生所抱持的理念完全相反。科诺克医生坚信:“健康的人是忽视自己身体的病人”,而帕尔帕莱德医生则认为:“病人是过于关心自己身体的健康人”。两人相持不下,于是立下赌约。

  科诺克医生以免费门诊吸引各色人等前来就诊,从而实现了广告宣传、拉拢同仁、寻求合作、吸引投资的一条龙计划。他抓牢小镇的教育龙头贝校长,诱发人们对自身健康的极端关注,让每个人都相信自己有病。于是,小镇迅速成为医学重镇,无数病人不辞辛苦到此求医,当地居民也因而发财致富。帕尔帕莱德医生回来时,发现科诺克医生将所有人都变为了“病人”,决定收回诊所。可是,帕尔帕莱德医生被人们宣布为“人民公敌”,被投入了最后一间病房。

  如果说,希波克拉底誓言代表了医生忠实于自身职业道德的中正典范,那么,帕尔帕莱德医生和科诺克医生,则代表了这一职业的从业者所可能秉持理念的两极:前者是几乎不作为,任人自生自灭;而后者则是医学狂人,通过宣传等手段让人人相信自己有病,从而达到疯狂目的。

  平心而论,这样的两极理念,我们在生活中都能找到相应的信奉者。问题的关键,或许在于研判理念背后的动机和随之布下的罗网。

  帕尔帕莱德医生理念的背后,可能是顺应天意或曰自然规律,也可能同时掺杂着些许怠惰;而科诺克医生的理念背后,则是处心积虑的贪婪。

  由于此剧的触动,我再次回味希波克拉底誓言:“……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束一切堕落及害人行为,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如果江湖骗子想要钻空子,那他们还是有机可乘的。“判断力所及”,也就是说,医生的行动、抉择,受其判断力指引。而判断力的来源呢?或许大致有这样几个方面:主体的判断意识——如果没有它,那么很可能导致人云亦云的盲从和迷信;信息(证据)的支撑——如果没有它,或者它是错误的,则可能导致判断错误;逻辑推理能力——假如,推理过程中,概念被偷换了……

  说到概念被偷换,则随后的“为病家谋利益”之中的“利益”,“害人行为”及“危害药品”这些概念,都存在着被偷换的可能。比如,病家的“利益”定义权如果掌握在科诺克这样的医生手里呢?那么这个“病家利益”很可能就变为先让病人相信自己“有病”,再适时为其除“病”,于是从中获利;再比如,“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可是,如果将安慰剂类的药品给与自以为“有病”的人,且从中获利,又当如何呢?

  正是因为科诺克医生发挥了他那超乎寻常的江湖骗子般的判断力,通过宣传教育等手段,迷惑了众人的判断力,在小镇营造了“医学托拉斯”——把“医学当买卖做”,让药剂师及其夫人“数钱数得累呀”,让帕尔帕莱德医生惊呼“医生的利益已经高于病人的利益”。

  编剧罗曼不仅是小说家、剧作家、诗人,也是“一体主义”流派的倡导者。“一体主义”是一个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信念与集体意识的心理概念相结合的运动,强调集体情感的超绝力量和作为一个整体的人类生活。《科诺克医生》承继了莫里哀的讽刺喜剧传统,在引人发笑的同时,又传达出对这强大的集体情感受到居心叵测操控的隐忧。

  演员的舞台表演节制得体,夸张与讽刺拿捏有度,看得出导演易立明的掌控与锤炼。在布景与道具呈现上,亦堪称匠心独运。比如,台上座椅靠背等地方重复出现的黑色十字,或许既意味着真正医学精神(红十字)的蜕变,又意味着对于科诺克医生构建的“医学新世界”——“一心,二病,三态,四覆盖”这样近乎宗教传播步骤的辛辣讽刺。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罗曼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即后来的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简称“巴黎高师”,也可以理解为电影《决裂》所讽刺的专门研究“马尾巴功能”的象牙塔),攻读科学与哲学,与涂尔干、萨特、福柯同为校友。如果我们把凝结于《科诺克医生》中的讽刺和怀疑,与涂尔干的“集体意识”、福柯对权力的审视与批判并置考量,不难领会贯穿于其中的“巴黎高师”的自由精神。

  坐在大华电影院曾经的观众席位置,睇视聆听着“巴黎高师”校友的经典之作,记忆中闪回“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喷油”的时候,听到了身边观众从口罩里发出的笑声——那是在话剧结尾处,科诺克医生得知病房终于住满了,踌躇满志地宣布:“我相信,科氏医学理论将很快得到推广”,这时候,晚祷的钟声响了,而这钟声,也被科诺克医生重新定义:“那是今天第二次测量直肠温度的时间”。科诺克医生以他的理念,彻底改变了小镇的生活。

  虽然“阳光之下无新事”,但是,也不妨“谁活着,谁就看得见”。《科诺克医生》在此时此地的演绎,激发了此地此刻观众席的笑声,它们与那晚祷钟声合流,融汇沉淀成一杯“巴黎高师”基底、此岸此在勾兑的五味杂陈鸡尾酒。

  由于大量临床需求未被满足,人们亟须大样本、多中心的临床研究来评价其他免疫抑制剂在狼疮肾炎维持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毋庸置疑,本书是中国植物学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因而被称为“植物分类学的康熙字典”,可作为《中国植物志》的辅助参考或补充。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啄木鸟为何能够反复用力敲击树干却不损伤它们的大脑。

  使用超冷原子量子模拟器,首次在实验上证实了规范对称性约束下量子多体热化导致的初态信息“丢失”,取得了利用量子模拟方法求解复杂物理问题的重要进展。《科学》审稿人认为,该研究“为超冷原子模拟格点规范场理论这一领域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代表了量子模拟研究领域的前沿”。

  受婴儿学习方式研究的启发,计算机科学家开发了一个程序,可以学习物体运动的简单物理规则。

  7月12日,美国研究人员宣布,他们首次成功将转基因猪心脏移植到两名靠生命维持设备延续生命的病人体内。

  根据几十名科学家编写的一份重要政府间报告,全世界有数十亿人依靠大约5万种野生动植物获取食物、能源、药物和收入。

  7月14日,中国科学院举行2021年新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颁证仪式暨座谈会。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选举办法》等规定,2021年中国科学院选举产生了65名中国科学院院士,有5位女性科学家当选。

  欧洲“织女星-C”运载火箭13日首次发射升空。欧航局太空运输系统负责人丹尼尔·诺伊恩施万德表示:“今天我们以‘织女星-C’火箭项目为开端,并以阿丽亚娜6型运载火箭作补充,开启欧洲火箭发射事业的新时代。

  这些羽毛好比羽绒服,帮助恐龙挺过2亿年前导致众多物种灭绝的全球大寒潮,并迅速“上位”成为侏罗纪时期的霸主。(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供图)此次,科研团队在新疆准噶尔盆地的野外考察中发现了保存精美的恐龙脚印化石。

  此次修订工作,经向社会广泛征集修订建议、组织专家评审论证、书面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意见等程序,现已基本完成。

  记者从水利部获悉,为深入贯彻习生态文明思想,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新阶段水利高质量发展,近日,水利部印发《母亲河复苏行动方案(2022—2025年)》,全面部署开展母亲河复苏行动。

  天链卫星投入使用前,我国一直依托陆基测控站和远望系列测量船支撑航天器的发射测控和在轨通信任务。

  今年上半年,我国发明专利授权39.3万件,实用新型专利授权147.3万件,外观设计专利授权38.3万件。

  7月11日,当地卫生部门进行专业鉴定后通报称,该病例的血清学凝集试验为O139阳性,诊断为霍乱,毒力基因阴性。